南怀瑾先生:三年读完《大藏经》就像读《红楼梦》一样轻松

  我父亲告诉我,家乡当年有个出家的和尚,他诗作得好,后来我就偷偷抄了一首诗给我父亲看,父亲说:「你也会作诗啊?」我说:「会啊!」「你抄那个和尚本子上来的」,一下子给他抓住了,揭穿了。

  他一个大字不认识,出家,也不唸经也不打坐,就拜佛,天天拜,拜了两、三年,不拜了,跑去睡觉了,睡觉是右胁而卧,一个姿势一睡睡了三年,三年一个姿势没有动过哦!师弟跑来找师父说:「有个师兄死掉了。」师父说:「你不要管,不要乱讲,你倒一杯水放在他屁股上看。」你过三天你去看看,过了三天那杯水一点也没漏出,可见没有动摇过,这是身定。

  他睡了三年起来就会作诗,没有读过书,诗、文什么都会,生命的自性里,一切智慧都具备,所以六祖开悟了以后说『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』,真正开悟了,自性里头具备了一切、充满一切,譬如大家读书,你说你读到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读到博士,好像老师、学校给你的学问,没有啊!老师,学校不过帮你把脑子、心里那个仓库打开了,真的学问是你自己里头本有具备的啊!所以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注意啊!

  你们都看《六祖坛经》,我讲了几十年这几句话:何期自性本不生灭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何期自性不假修证,何期自性能生万法......你看这就是读书,中国文字,何期自性,哪里知道,闽南话(那唉栽样)不知道自己的本性什么都具备的有。

  所以你真打开了,静到极点,智慧之门一打开了以后,我告诉你,老朋友都在这里,你们大家都恭维我,学问好,记性好,书读得多,我常常告诉大家, 世界上是我最懒惰,最不肯看书的,是真的,你们比我用功得多,差别在哪里?这个地方就是个话头,你参进去了,你打开了这个门,自性本自具足,你强求来的东西都是假的。

  心中光明清净,脑子也清明了,这时智慧不求而自来,头脑像照相机一样,一照就知道了,看书一目十行,眼睛一看下来,就是一篇过去了。

  悟道的时候,过去千万生读的书都会搬出来,就是因为般若智慧都出来了。学问好的人记忆力强,一目十行;不会读书的人,一个字一个字抠。有人看书,眼睛一瞄,这一页就过去了,一目十行,日记千言,到老而不衰,甚至老了记忆力更强。当然,这必须要定力,要般若的智慧才行,这就是文字般若。

  古人说某某人读书是一目十行,一个眼睛一下来,不是一个字一个字来,这一行统统来了都读完了,这一行一翻就过去了看完了。道理是什么?不是他眼睛厉害——心境的宁定,意识的清定......

  我们在座的大家,都受过教育,都会读书。但是我们自己都晓得,你读了一页书看下来,一个字没有错,不需要倒转看,而且每一句话、每一个字清清楚楚,这个定力目前都没有。

  还有些尤其学佛修道的人,书是懒得看了,书不是道,也看不进去,觉得很厌烦;你叫他记一点书的学问也不愿意,实际上他都在昏沉中。把那个昏沉当成清净,第六意识不清明、不坚固。

  假使定力坚固了的人,譬如说我们历史上记载很多人,定力坚固的人读书是一目十行。眼睛这样一看,一页就下来,一下就过了,每一个字、每一句话都看到了。

  这没有什么特殊,这不是快读的方法,就是定力坚固,心境像个镜子一样。一个镜子这么一页书在前面一照,一刹那之间结果每一个字都出现了,每一个字都留住了、留痕,镜子是不留。所以真正的定,必须要搞清楚。

  咒语的梵音是陀罗尼,也就是总持的意思。咒语的每个音声都包含着非常多的意义,所以是陀罗尼。譬如念一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就是念咒,南无意义是皈依,阿弥陀是无量寿光。念到这一句真能念念不忘,一心不乱,昼夜精进,七天七夜是可以得总持法门。不止是佛法的记忆力,所有世间法的记忆力,都自然而然而来,脑子自然强了,就是六祖说的“弟子自心常生智慧”。

  你们年轻人学禅学佛的,读书也不行,记忆也不行,还说自己是修行人。哎呀!用古文两句话——“其谁欺,欺天乎”?你欺骗了谁呢?不管你打坐也好,修什么也好,只要定力增长了,智慧自然一天一天增长的。很多老朋友常自叹记忆力变差了,但是真有修持的,年纪大也不会变差的,记忆力不好是不得其总持......

  一切悟道的人,他那大彻大悟的境界,一般人都只是用推测的心理去理解,悟道的境界无量无边,佛也没有办法告诉没有悟道的众生。成了佛,他的智慧不是用脑筋想的,用脑筋想的是凡夫的聪明,像机器榨出来一样的,是知识而不是智慧。真智慧是如《中庸》所说,“不思而得,不勉而中”,不要去思想,它自然而来的。

  得道的人辩才无碍,他写文章或说话是滔滔不绝的,很轻松的,如果还要去想,那就成了辩才有碍,不是空灵的。所以说佛的智慧辩才“不可思议”,那是凡夫境界不可以想象的......

  读佛经典要把心情放轻松,有人问我花了三年读完全部《大藏经》有什么感想,我说像读《红楼梦》小说一样。一般的老前辈听了脸都变绿了,认为我侮辱了佛。其实我讲的是真话,道理何在?你要是能心心相印,自然看起来很轻松,这本《维摩诘经》有三卷,全部《大藏经》共有一万多卷,我每天坐着看二十卷,还怕看得太慢,所以昼夜不停地看。我最感谢的是这对眼睛,我老是让它们加班,到现在还时常看东西到天明。我常常摸摸它们说,对不起了,老兄,让你们辛苦了。